精品情人

本页面为词语精品情人的意思解释,精品情人是什么意思以及含义。本条词语解释来源于网络上,仅供参考使用,如有差错请联系修正,谢谢。

精品情人的意思

基本解释

 《精品情人》是宜宾电视台退休副台长李相友历时两年完成的20万字的纪实小说,2009年11月上旬李相友在宜宾一知名论坛上发表了《精品情人》,因小说对两性关系的描写非常直白,在宜宾网友中引起巨大的反响。一些网友跟帖质疑,称“这就是一部黄色小说”。

详细解释



 作者

李相友,河南省淅川县人。十六岁应征入伍,戎马生涯二十八年。历任报务员,无线电台台长,参谋,军事教员,师级单位教导大队副队长,教导队队长。转业到地方后,曾任地区广播电视局宣传科科长,宜宾电视台副台长兼总编室主任。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、主席、秘书长。地区作协会员。新闻协会常务理事。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。和其他同志一起,出版有短篇小说集《飞兵赤水》。创作有多部电影文学剧本,多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,和长篇小说《精品情人》、《情人情》。

2009年11月上旬,在宜宾知名论坛上发表了自己写的20万字纪实小说《精品情人》,因小说对两性关系的描写非常直白,在网友中引起巨大的争议。《精品情人》序言介绍到,小说是李相友历经两年写成,内容来源于大家身边的故事。小说写法突破传统的言情小说,以开放的视角描写现代人的真实生活。

内容简介

精品情人周艳艳和梁敏是某大学新闻系的同学。她们和同系不同班的男生赫男毕业实习回校途中,在游览一座名山的时候,由于景点的旅馆房间紧缺,三个人只好同宿一室。结果周艳艳和梁敏在同一个晚上和赫男发生了两性关系。

周艳艳大学毕业后被分在一家报社当记者,没有多久就成了社会版的主笔。

周艳艳事业有成,本应该很好的去处理她的婚姻问题,去找一个和她般配的有共同语言的未婚男士恋爱、结婚,过一个正常女人的生活。可是周艳艳没有这样去做,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——市政府的副秘书长陈臣。

陈臣已经和市委书记的女儿范婷婷结了婚。这位书记的千金大学毕业后在市外事办当翻译,后又停薪留职开了一家公司。她怕自己没有精力照顾好老公,就招聘了一名替身做自己男人的小妾。

而范婷婷为了能在紧张的工作中仍然能过上性爱生活,叫小助理和她上床。范婷婷为了和省公路公司总经理朱光亮联合搞房地产开发,她还经常去陪朱光亮同宿共枕。

陈臣的感情生活里已经有两个女人了。可当周艳艳把爱的绣球又抛向他时,他仍牢牢的把它接住了。

周艳艳走进陈臣的生活以后,情人的生活让她尝够了性爱的欢乐,也让她品到了做情人的苦涩。

梁敏毕业后被分在一家广播电台工作,和银行的洪坤恋爱后,又接受了本台一位记者刘强的爱。她让这两个男人在爱她的时候同时竞争,结果她又最先和没有确定关系的刘强上了床。

梁敏男朋友洪坤的妹妹洪颖知道梁敏不但和她哥哥在谈恋爱,还和她们电台的刘强约会时,为了帮助哥哥就去接触刘强。结果她和刘强相识以后,却深深的坠入了爱河和刘强结了婚。

梁敏和洪坤结婚生下一个女儿后,洪坤却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。

刘强、梁敏、洪颖三个人的微妙关系再起波澜。

章回详述

第一回:

乖亮女巧治小男生

众男生看后心里惊

周艳艳身材修长满身灵气,行事泼辣处事果断,指使欲是她的习性。她做人的信念是,爱一个人就要大胆去爱,不管对方对她怎么样,也不管后果会是什么,她认为值就行。

周艳艳生来性情高傲,从小时候上学起,同学们对她就是喜而敬之。而她对大家呢,是不亲不近不远也不疏。她喜欢和哪个同学一起做作业,或是在一起玩,都是由她选择。同学们和她在一起的时候,也都有一种幸运感。

周艳艳为什么会在同学们中间,能有这样的威信呢?主要是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非常好。再加上她人也长的漂亮,所以同学们都很喜欢她。

而在一个学校里,一个学生她的学习成绩很好,她自然会受到同学们的尊敬,这也是自然的事。

周艳艳虽然长的有点纤秀,但她又很爱公义事业。如打扫学校卫生,或是擦黑板之类的事情,她都会主动去做。因此她从小学、中学都是少先队里的干部。等她进了大学,原本想把自己封闭起来,多用一些时间学习,少做一些和学习无关的事情。可是一次她在校院内,拾到了一个钱包交给教务处。就这个偶然的拾金不昧事件,又让她成了学校里的名人。

也许周艳艳她开始的人生之路太顺利了。虽然她是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,生活上也普普通通。姐妹俩,姐姐中专毕业后参加了工作,全家人一起供她一个人上大学。因此,在她的人生道路上,她没有遇到什么坎坷。

要说周艳艳的爱情生活,既可以说是简单,也可以说是有点复杂。因为从周艳艳记事那一天起,她总认为男孩子都是很赃的小浑球。而且还是不讲理、有时候还专门爱欺负女孩子的小坏蛋。所以她从小不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。

进入初中以后,她慢慢的对男孩子有了一些好感。她感到,他们这些男孩子,虽然是混了一点,但绝大多数男孩子都敢说敢做,这一点就比女孩子们强。再一个,这些男孩子一般力气都比较大,要干一些公义事业,有的时候还真的只有男孩子才行。特别是男孩子们都有一个共性,他们都喜欢在漂亮的女孩儿面前争宠,这又让周艳艳的指使欲,得到了很大的满足。但要是哪个男孩子胆敢冒犯她,她也一定会好不客气的去治治他,至到让他怕她为止。

记得有一次上完课在做课间操的时候,一个男孩子背着她,往她的书包里放了一张字条,在她又回到课堂上课的时候,她到书包里去拿书,见里边有一张条子,她当时就感到有点不对劲。当她看到条子上第一句话是“周艳艳同学,我很喜欢你”的时候,她自己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,她立刻就把条子翻了过去。她拿出书虽然也极力的强制自己,好好听老师讲课。可是那条子上的第一句话,老在她的耳边回响着。到后来她都不知道这堂课是怎么听下来的。

第二天,周艳艳很早就来到到学校里,她很想把那张条子交给老师,让老师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冤家。但她后来又一想,这件事还是不告诉老师为好。因为那样老师肯定会处罚这个小冤家的。其实周艳艳也知道,这个同学也并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他不该给她写条子罢了。可是如果不好好的给这个同学一点教训,可能他今后还会这样做。那她到底该怎么办呢?周艳艳在课堂上想了很久。她在那里想啊想,突然,一个念头从她的脑海里跳了出来。随后她又想了想,最后她终於定下了决心,她要用她想好的办法去治治这个同学。

这时,周艳艳见班里的同学们开始进课堂了,她便取出那张条子,把写条子人的名子撕掉。她利用老师还没有上课这段时间,她走上课堂讲台,把条子压在黑板上,并对大家说:

“同学们静一静,我这里有一道作业题,今天只让男同学们做。我在这里有一个要求,男同学们上来看了以后,任何人都不准对外人讲。好了,现在男同学们可以上来看了”。

周艳艳的话音一落,好奇心很强的男同学们,他们一下子都跑到了黑板前边,争着去看到底是一道什么样的作业题。当大家看了条子上的第一句话后,好几个男同学都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。

男同学们很快把条子上的内容看完了。大家看完以后才知道,原来这是哪个该死的大胆鬼在给周艳艳写条子。

班里大个子张强第一个先嚷嚷开了,他愤愤的问周艳艳:

“艳艳,你这事要不要我帮你了断了断?”

周艳艳看了一眼大家,有点不耐烦的:

“谁让你帮忙了断!你每次数学考试的时候,多考几分就行了。”

周艳艳走到黑前把条子收了,她边走下讲台边说:

“今天我没有把出题人的名子公佈出来,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,我会把全文都公佈出来!”

周艳艳一本正经的样子,让男同学们吃惊不小。特别是写条子的刘小君,他吓的头都没有敢抬。

这件事情过后不久,女同学们慢慢的也知道了。一伙一群的看着男同学们的背影,捂着嘴哧哧的发笑。而男同学们呐,他们也在背地里议论着,他们以后再不敢去惹这朵小啬薇了。特别是那个爱管闲事的大个子张强,他在男同学们中间到处打招乎,那个坏蛋再敢去烦艳艳,他保证去揍他!

也就是这件事情以后,虽然男同学们都还是非常喜欢周艳艳,但他们再没有哪个不知好歹的小子,再敢给周艳艳写条子了,也使她在初中、高中阶段,远离了条子的烦恼。

由于周艳艳在中学阶段,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,担任班干部办事待人处处都在理上,因此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她。记得一次班主任吴老师,带领他们全班在清凉山搞野外活动。当时出了一个题目是,看哪些学习小组,能够帅先登上清凉山的山顶。结果吴老师号令一发,同学们就你争我赶的往山顶上跑去,没有多长时间,多数同学们都爬到了山顶上。由于吴老师的身体不太好,她就和几个身体弱的女同学们一起,从后边慢慢的往山上赶来,和先登上山顶的同学们拉下了一段距离。

先行到达山顶上的同学们,他们刚刚喘过几口气,就又开始不老实起来。有的同学在追赶着疯玩,有的在打闹着乱叫。特别是有几个胆子大的同学,他们指着一个高土台提劲道:

“哪个敢从高台上跳下来,哪个敢!谁敢!”

正当大家争着闹着又谁都不敢往下跳的时候,又是那个大个子张强开了腔,他向周艳艳请求道:

“周艳艳同学,我这里有个请求你答应不答应,如果哪个同学敢从台子上跳下来,你这个星期就帮他复习功课怎么样?”

周艳艳一听张强这个动议,她也很高兴。她兴奋的答应道:

“好,我答应你们,但是跳的时候不准闭眼睛!”

周艳艳话音一落,男同学们便嗷的一声,纷纷从高台上跳下来,惹得同学们都哈哈大笑起来。特别是还有几个胆子大一点的女同学,她们也跟着跳了下来,又把同学们逗的笑了好大一阵子。还有几个男同学,他们不但高兴的大叫,他们还在地上打着滚,让山头上的同学们更加开心。

同学们笑过以后,周艳艳对大家说:

“你们这么多人都跳下来了,我该陪谁啊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刘小君壮起胆子对大家说:

“你可以每个人陪一天嘛。”

周艳艳一听惊呀的啊了一声,接着大家又是一阵笑声。

周艳艳等大家笑完以后,她又对大家说:

“这样吧,眼前期末考试快到了,我们班每天早晨大家早到课堂半个小时,大伙一起复习功课。在复习中大家把遇到的问题提出来,然后大伙再一起解答。我们来一个能者为师,你们说好不好!”

“好!”大伙高兴的鼓起掌来。

这时候吴老师和几个女同学们走上山头来了。吴老师见大伙这么高兴,也笑着问大家:

“什么事让大家这么高兴?”

大个子张强抢先告诉吴老师:

“周艳艳让大家从今天起,每天早晨早到课堂半小时,大家集体复习功课,争取这学期我们班考的更好点。”

吴老师听后也高兴地:

“好!我也同意大伙的意见,争取这学期我们班考的更好一点!”

第二回:

众裸女惊见男女作爱

都忘了自个没穿衣裳

……星转斗移,几年的中学生活很快过去了。周艳艳以优异的成绩,考上了北方大学新闻系,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活。

周艳艳从小就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贯。在课堂上她都能做到认真听讲,老师布置的作业她也能认真去做。进入大学以后,除了那些专业基础知识课程外,特别是要做学问的一些内容,老师授课方法就不一样了。但老师在同学们开始学习的时候,都先提出重点问题,再让同学们自己去做、去解答。这样,同学们就需要去查阅多种资料,阅读更多的相关书籍,由同学们自己把学问做出来。最后再由老师进行归纳,提出正确论点。而同学们再根据老师提出的正确论点,去充实自己的学习内容。

周艳艳进大学以后,她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学习环境,她的学习成绩在班里边,又都是前几名。

周艳艳在老师的眼里,她是一个爱学习、求上进、成绩好、很听话的好学生。特别是在对一些学习内容的理解上,她经常还有一些独到的见解,让其它的同学们都很佩服。

当周艳艳跨进第三个学年的时候,班里同学们的关系,开始在慢慢的起着变化。在开头的两个学期里,吃饭的时候,男同学们都往男生堆里凑,而女同学们呐,自然也和女生们打堆。当跨入第三个学年的时候,男女同学们,他们开始对有好感的异性同学去试探着接近。特别是吃饭的时候,大家端着打好的饭菜,你坐到我跟前来,我走到你身边去。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不怎么说话,后来接触的次数多了,又见对方对他、她没有不良的反应,他们就互相搭话,到后来就互相让菜。这个说今天这个菜我不想吃给你,明天那个也打一个见对方爱吃的菜,故意也说今天这个菜我也不想吃,给你。就这样,他们开始是让菜,后来就帮着对方打饭洗碗,再到后来他们就一起一对的走到一起。他们除了在一起吃饭外,他们还经常在一起看书,一起查阅资料,一起上街,一起去看电影,到最后他们谁也离不开谁。

可是在这些结成对子的男男女女们,你要是悄悄的问他们其中一些人,你们是在谈恋爱吗?你们将来准备结婚蚂?可是多数人回答是否定的。当你又问他们,那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呢?他们又会说,我们主要是为了好玩。因为他们也都知道,他们的人生道路是漫长的。特别是将来毕业以后,哪个人会被分到什么地方,哪些人又会到哪里去择业,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。现在要说谁将来会和哪个人在一起,那是根本无法预料的。因此他们现在的行为,只是人生中的一个小变数,也只是交交朋友而已。

由于同学们大都持有这种观念,很多同学除了学习之外,同学们之间交一交异性朋友,在大家看来也是正常的。

随着这些同学们交往时间的增长,有些交异性朋友的同学,也开始涉临异性世界的奥密。虽然大学里有明文规定,学生学习期间不准谈恋爱,更不能有越规行为发生两性关系。可是这些大男大女们,他们天天在一起学习,几年在一起生活,而且一同就是好几年。所以在高年级同学当中,交异性朋友的同学们,有些同学有性行为也常有耳闻。

周艳艳在大学学习的这几年里,她对同学们交异性朋友,有的还悄悄的偷吃圣果,在她看来这都是别人的事。但当她有时候心情不好、或是生病的时候,她也希望有一个异性朋友,在自己的身边陪陪自己。可是,当这种念头一出现的时候,她就会立刻告戒自己,不!自己决不能这样。自己还没有真正踏上人生之路,我决不能学他们的样子。就这样,周艳艳在三年多的学习中,虽然也有不少亮男帅哥有意去接近她,但她都一律的回绝了。按她自己的说法,她不到三十岁,她都不会去处理这件事。

随着同学们离毕业的时间越来越近,一些男女同学之间,有意识的接触也更加平凡了。特别是那些交往时间较长,关系有点特深的异性组合们,他们串宿的情况也时有发生。有的还发展到极不平常的程度。

周艳艳她这个年级的住宿楼,是男女同学同楼不同层的一栋住宿楼。男同学们住底层,高层住的是女同学。楼内每个房间里,安有四张高低床,一间房内共住八个人。睡觉的时候同学们都把蚊帐放下来,蚊帐里边就是同学们的小天地。他们可以在里边看书,可以在里边写东西,如果是心情特别好的时候,他们还可以在里边欣赏自己的小秘密。

学校里每天晚饭过后,如果没有统一安排集体活动,多数都是自由安排。这时喜欢体育的同学,他们可以在兰球场、乒乓室,在不同的活动场地上,打兰球、打乒乓球、打羽毛球、打排球;喜欢田径运动的同学们,有的在练长跑、练竟走,也有的在练跳远。还有一部分同学他们什么也不想做,他们就散步。同学们不同的爱好,就选择不同的活动项目,以打发时间的流失。

天黑以后,同学们的活动内容又不一样,有的到课堂去看书,整理他们的笔记。有的在阅读资料,书写他们听课的体会。还有的同学确实感到没有什么事要做的,就在宿舍的楼道里看看电视,或找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去做。

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岁月里,国家还没有大礼拜天,每个星期只休息一天。当时同学们经常盼的就是周末。因为每个星期六晚上,学校每个系和每个年级都要举行舞会。同学们可以在舞会上,通过男女之间牵手搭肩身体之间的接触,让他们感受到,异性之间互相施放出来的气息是那样的诱人,那样的惬意。使他们的猎奇心,向往感,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因此每个星期六晚上的舞会,是同学们了解人生世界的途径,又是男女之间建立友谊的一种桥梁。是同学们最愿意参加的一种活动。

在周艳艳人生的道路上,男女之间一次对她影响很大的事件,是她进入大学后,第三个年头的后半期的一个晚上。而这个晚上的一次偶发事件,让她多少年以后想起来仍然脸红。

记得那一天也是一个周末,晚饭过后,同学们又都走进舞池。周艳艳也和往常一样,她几乎是一曲没拉。有的时候她是牵手贴腹,再有的时候她是独自狂舞。她要用疯狂把自己从紧张的学习中解脱出来,让自己的身体,得到一次施放能量的满足。

舞会结束之后,她和同住宿舍的同学们,相继都回来了。她们有的拿着脸盆去洗脸,也有的拿着衣服去洗澡。没有多长时间,大家又都陸续回到宿舍里准备睡觉。

由于大家是刚从舞会上下来,有的又刚去洗了澡,大家在室内就没有穿外衣。特别是梁敏和柳青,她们还脱去了胸罩,她们只穿着一条小三角。按她们自己的习贯,她们每天睡觉的时候,都不愿戴乳罩,她们说也好让他们的小乖乖放松放松。

也就在大家睡觉的时候,全宿舍的同学们,谁也没有去注意,睡在周艳艳下铺的张静同学。大家跳舞回来的时候,张静的蚊帐已经是放下来了。她的蚊帐里既没有开灯也没有声音。同学们还以为她到男朋友那里去玩还没有回来。所以大家在睡觉的时候就没有去管她。

周艳艳睡下以后,她为了尽快进入梦乡,她极力的让自己的大脑静下来。她并且还开始在那里数着数,一二三四……

也就在周艳艳刚刚有点睡意的时候,她感到她的床在轻轻的抖动着,而且抖动的节奏还在不断加快。当时钻进她大脑里的第一个猜想,这是不是又是地震。因此她惊恐的问梁敏:

“梁敏!你的床抖不抖,怎么我的床在抖动?”

有点睡意的梁敏:

“什么抖不抖动,我怎么没有感觉出来!”

周艳艳的感觉越来越大了,她开始有点惊慌的地:

“不对,我的床现在还在抖动!”

周艳艳一下子想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她紧张的边钻出蚊帐下床,边叫大家起来:

“都快起来!是地震!快!”

全屋里的同学们一听说有地震,大伙就哇的一声叫了起来。她们一个个赤条条的钻出蚊帐下床,打开电灯七嘴八舌的问周艳艳:

“周艳艳,刚才是在地震吗?你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周艳艳稳了稳神,她看到下铺张静的蚊帐还在抖动,就用手拉开张静的蚊帐,大家一看又哇的叫了一声。原来张静正抱着她男朋友赤裸的上身,两个人正在床上作爱。

由于他们两个人作爱的快感,已临介高潮顶点,他们在这些已被快要吓昏了的美女们面前,仍旁若无人的向高潮的顶点攀登着。好象是两匹狂奔的快马,虽然前方出现了障碍,仍然扬蹄长嘶,一跃冲了上去,向远方的尽头狂奔……

周艳艳噗哧一下笑了,她不好意思的又看了他们一眼:

“你们想在一起就单独约个时间嘛,你们这个样子……”

周艳艳话没说完,又快速上了自己的床铺,落下蚊帐睡了。

室内其它的女同学们,这时也都想起了自己还都赤裸着身子,她们都以最快的速度上床睡觉,屋里一下子又静了下来。

“当当当,当……”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。

梁敏钻出蚊帐,快步走到门口关掉电灯。

门外传来了管女生楼层黄嫂的声音:

“你们室内刚才闹什么?你们屋里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开始大家都没有开腔。后来感到黄嫂要进来了,这时周艳艳随机答道:

“我们室内没有发生什么事情,刚才是有一只老鼠跑进来了,我们是在打老鼠。”

“那你们可不要再闹了,你们再闹会影响其它班级同学们休息的。”

黄嫂听说是同学们在打老鼠,她就又回值班室休息去了。

室内又开始静下来。这时候的张静,她小声的向室内的姐姐妹妹们感谢道:

“谢谢姐姐妹妹们,谢谢今晚大伙帮忙。今后大家如果有什么地方用得着我们的时候,我们两个也一定会帮大家的!”

梁敏噗哧一下子笑了,她怕声音传出室外捂着嘴说:

“今天晚上我们可是开了眼界,这可比看三*级*片还精彩!”

梁敏话音一落,又有几个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周艳艳轻声呵斥大家:

“都不要再闹了!大家记住,今晚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,更不准到外边乱说。如果有其它同学要问我们,还是刚才说的那句话,是老鼠跑到我们寝室里来了,我们是在打老鼠!”

梁敏又跟着接了一句:

“对,刚才是有个大老鼠跑到我们寝室里来了,而且还钻到了张静的被窝里。”

梁敏说完,又引起了大家一阵轻笑。

第三回:

处男贞女清山游

男女同寝渡春秋

四月的初夏,峨眉山半山腰的森林植被,绿的象一张大地毯似的。运送游客上山的汽车,行驶在森林花草绿色之间,

清新湿润的大地之气,让穿越在绿色之间的人们更加感到温馨和惬意。

周艳艳、梁敏和她们同系不同班的男同学郝男。他们利用到南方报社实习后返回学校的机会,特意来到这座号称天下秀的峨眉山,来感受一下这座名山的灵气,欣赏一下这座名山的容姿。他们想通过游览这座天下名山,以丰富他们的人生阅历,为今后他们的人生之路,铺垫一点基石。

中巴车在山道上吃力的爬行着。在山下,一望无际的层层麦浪已经是暗绿带黄,很快就要成熟了。而山中腰的野黄花和山杜鹃还在争芳斗艳。随着车子不断往山上爬高,山坡上的树林也在改变着森林和种性。刚上山的时候,满山的树木,基本上都是阔叶树的林地,它们有樟树、楠树,还有挂满油果子的油桐树。到了山中腰的时候,开始出现阔叶、针叶混交相生的林带。这里的树种是楠木、香樟、油桐和松杉。当汽车来到两千米海拨高度的时候,山上的林地都是一些原史森林。这里的主要树种是冷杉和灌木。山上和山下,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植被带。一个人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看到这种大自然的奇观,是人生的一大兴事,也是一般人很不容易看到的。

汽车又行驶了一段路程,碎石路面两侧的山坡上,山杜鹃点缀着刚刚吐出新绿的青草,不远处的缆车站,让人们有一种轻松感。

汽车在缆车站门前一个大平坝处停下了。由于这里的海拨高已经达到了二千米以上,上山的旅客们一走下中巴车,大伙都陡然的感到了这里的气温很底,冷气袭人,使人们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。虽然周艳艳和梁敏她们在山下,已经都换上了长袖衣服和厚裙,但仍冻的她们哈手跺脚,好象又回到了冬天里一样,使她们几乎都无法适应。

长的有几分英俊的郝男跑过来,他顺手抢过周艳艳和梁敏的行里关心的问道:

“你们两个怎么样?山上这么冷你们挺不挺得住?”

周艳艳哈着手说:

“真是太冷了,没有想到这上边现在还这么冷。”

“哎!你们看!”梁敏手指的方向,有几个游客正在给另一伙从车上下来的人们发放军大衣。

“噢,对了。”郝男好象想起了什么,“刚才我们在山下等车的时候,我听站上的人说,到金顶上边比我们这里还要冷。那上边的海拨高度是三千多米,晚上的气温有时候都接近零度左右。要上金顶的人们,每人可在这里租一件军大衣,下来的时候再还给他们。”

“那我们也去租几件,要不到上边没有军大衣肯定受不了。”

周艳艳刚说完,郝男就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周艳艳和梁敏:

“那你们就在这里等一会,这件事我去办。”

郝男从租大衣人群中挤进去不大一会,他就抱着几件军大衣从站房里走出来,他来到周艳艳和梁敏跟前笑着说:

“你们两个试一下,看哪一件你们穿着合适一点。”

梁敏顺手接住一件,她拿着军大衣里外看了看,有点吃惊的:

“哎我说郝男,你这个人还廷会办事嘛,你看你租的大衣怎么都是新的!”

郝男有点兴奋的小声说:

“今天我们享受的是特殊待遇。”

郝男他先卖了个官子,然后他又对大家说:

“刚才我给他们看了咱们的临时记者证,我对他们说,我们三个人是到峨眉山来采风的,是准备写一篇四川发展旅游方面的文章,是来宣传他们峨眉山的。就这样,服务员就从柜子里拿出了这三件军大衣。他交给我的时候还说,这几件都是专门给上山的领导们准备的,今天就给我们了。”

周艳艳穿上军大衣兴奋地:

“那我们今天也当当领导吧,到金顶上去领导领导那里的风景。”

周艳艳说完,三个人一起走进了乘缆车的候车室。

他们三个人走进候车室以后,又一起走进了上金顶的缆车,随着一阵铃声响过,缆车离开了后车室,慢慢的向金顶方向开去。

缆车的下方是万丈深渊。远方是白云绕山。再看金顶,高山陡起壁立千刃,它象一根巨大的石柱刺破天空,杵立于云海之中。

金顶,它是建筑在峨眉山主峰上一座寺院的主殿,又是一个宗教的活动场所。金顶大殿红墙璃瓦气势雄伟,远远看去金光灿灿。因此人们俗称它为金顶。由于金顶是建筑在峨眉山主峰的顶部,而峨眉山主峰顶部,也只有金顶这么一个有特色的建筑群,因此人们也就通称峨眉山主峰顶部为金顶。

缆车到达金顶以后,上山的游客们一走出缆车,剌骨的寒风就迎面扑来,让上山的人们一个个都透不过气来。虽然大家都穿着军用大衣,但一个个仍然是哈手跺脚,用不停的走动来抵御山上的寒气。

周艳艳、梁敏和郝男,他们到达金顶以后,先来到山上唯一的一家可供住宿的旅馆去登记住宿。他们走到服务台前一问,这家旅馆的铺位早已被旅客住满了。

由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中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旅游业。人们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旅游概念。一些人出差或到有风景点的地方去开会,利用会期或抽出一些时间到这些风景点的地方去看看,当时也不叫旅游,是叫参观。也正因为在那个年代里,全国的旅游业还处在初期阶段,所以峨眉山金顶风景区,也和全国其它风景区一样,金顶上的旅游设施也非常简陋。山顶上只有一家简易旅馆,和几个个体户搭建的简易住宿棚。而商业网点也只有几家简易的小商店和小食店,别的什么也没有。

周艳艳、梁敏和郝男,三个人从旅馆里出来,他们又到其它的地方问了几家,最后他们在一处向阳的树林边,找到了一家简易的住宿屋。

周艳艳他们找到的住宿屋,是用木板搭建而成的。顶、墙、地全部都是用木板搭建的。而且还在顶板的上边铺了一层油毯。

大棚的里边,被隔成了很多小间。每个小间里边都有四个地铺,一张简易木桌,一条长凳,一个保温瓶,两个脸盆,两只木水桶,和挂在门口边上的一面小园镜。房间里的这些东西看起来简陋,可是在当时的条件下却非常实用。它给上山住宿的人们,带来了不少的方便。

大棚北头一个小间里,就是这座大棚旅馆的登记室。坐在登记室里的一个中年妇女,就是这座大棚旅馆的小老板。

周艳艳、梁敏和郝男,他们来到登记室以后,小老板告诉他们:

“我这里现在还有空房间。这里可以要单铺,也可以包房间。要单铺的男女要分开,包房间的一同来的人都可以住在一起。”

周艳艳听了老板的介绍以后,她看了大家一眼:

“我们怎么住?”

郝男见周艳艳面带红晕,他试探地:

“要不你们两个住一起,我随便怎么住都可以。”

“……你是说让我们两单独住?”梁敏有点不情愿的看着这栋简易住宿棚,“我可是有点怕!”

周艳艳又看了两人一眼,对小老板说:

“我们三个包一间吧,包一间一个晚上多少钱?”

“包一间一个晚上十二元。”小老板边翻开登记本边回答。

周艳艳见他们两个人没有不同意的意思,便对小老板说:

“那我们就包一间吧,反正也就一个晚上。”

梁敏瞥了一眼郝男,她见郝男没有不情愿的反应,也就没有再说什么。

周艳艳交了钱以后,小老板带着他们三个来到靠南边的第一个单间。小老板打开房门,只见房间内靠墙的里边,有一排四个地铺。

小老板给他们介绍道:

“我这里是一栋简易旅馆,但铺上用的都是新的。特别是床单、被单和枕巾,都是今天才换的。保温瓶里的开水也是刚烧的新鲜开水。如果你们还要什么,随时都可以提出来,我就在北头的登记室里。”

三个人走进房间看了看,见四周的木板墙上都是用白纸糊了一层,虽然房间里显得简陋,但给人的感觉还是不错的。而且室内也收拾得很干净。

小老板见他们再没有什么事情了,她把房门钥匙交给周艳艳。就在她准备出去关门的时候,郝男叫住了小老板:

“你们这里的厕所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在房子后面的树林里。厕所虽然也是用木板搭建的,但晚上里边有电灯。”

小老板要回去了,就在她刚走几步又转身交待道:

“厕所门上的字有点看不太清了,你们记住,左边是男的,右边是女的,不要走错了。”

周艳艳、梁敏和郝男,他们把东西放下以后,三个人又一起走出棚屋,随着其它刚上山的人群,去参观金顶上的风景点。

周艳艳他们三个人,随着其它参观的人们,他们先去参观了金顶大殿,然后又去看了观云台,最后又看了寻情岩。

特别是在参观寻情岩的时候,导游员还专门给大家讲了寻情岩这个名子的来历和故事。导游员指着前边山崖讲道:

“这个地方本来只是一处普通的悬崖峭壁,可是在过去的年代里,有很多对青年男女们,他们不愿接受父母强加给他们的包办婚姻,他们就和自己相爱的意中人,一起从这里跳下去,以死向包办婚姻进行抗争。后人为了纪念这些寻情的男男女女们,就把这里取名叫寻情岩。现在上山的青年男女们,他们一般都要到这里来看看,以纪念那些不幸的前辈们。”

金顶所在的主峰顶部面积不大,多数上金顶的人们,他们参观完各个景点以后,就跟着返回山下去了。还留在山顶上的人们,他们是要等着看第二天的日出,和那壮丽的云海。要是他们还有佛缘的话,他们还可以看到从云雾中升起的佛光。一个人如果能沐浴到佛光的话,他的一生都会幸福的。

周艳艳、梁敏和郝男,他们参观完山上的景点以后,就在一个小餐馆里吃了晚饭。他们晚饭过后,又去惟一的一家用饭厅改作的舞厅跳了几曲舞。由于山顶上的空气有点稀簿,再加上还有点冷,所以他们三个只跳了一会,就回到他们的住宿棚里,准备好好的睡一觉,好在第二天早点起来,去看那美丽的日出。

周艳艳、梁敏和郝男,从舞厅回来以后,这时外边的天色早已经黑静了。就在他们三个人刚刚要准备睡觉的时候,梁敏却在周艳艳的耳边悄语了几句,让周艳艳听后也有点脸红。

周艳艳抬眼看了看郝男,然后她就对郝男说:

“郝男,我们想上厕所去,你跟我们去一下怎么样?”

郝男开始愣了一下,接着他很高兴地:

“那我们走吧,我也正想去一下。”

郝男、周艳艳和梁敏从厕所里回来以后,郝男就提着两个水桶去打了两桶热水回来。他把两桶热水放在周艳艳和梁敏面前:

“来,你们两个烫一下脚,这样睡觉的时候会暖和一些。”

梁敏见郝男给她们提来了热水,她看了一下郝男然后高兴地:

“郝男,我发现你在女孩子面前还廷会来事嘛。你今天晚上和我们住在一起,你可不要乱想好事啊。”

郝男的脸被说红了,他憨笑了一下:

“我怎么敢嘛。如果你们不放心,那我还是自己去单独住好了。”

周艳艳也被说的高兴了,她看着郝男:

“你可不能走,我们让你和我们一起住,是叫你来保护我们的。”

第四回:

两女略施情心计

诱得壮男上情楼

周艳艳又给梁敏使了个眼色:

“不过话又说回来,只要你不欺服我们,我们还是很喜欢和你一起住的。”

这下郝男被说的有点高兴了他关心的催促道:

“那你们两个就快洗吧。如果热水还不够的话,我再去给你们提一些来。”

梁敏看了一下周艳艳,拉长了声音对郝男说:

“你还站在这里我们怎么洗嘛!”她说了以后,便低着头笑了起来。而且在她的笑声里,还加带着几分羞涩。

郝男听梁敏这么说,他有点不解的:

“……你,你们洗脚也怕被别人看见?”

周艳艳见郝男还不明白梁敏的意思,接过话说:

“叫你出去一下你就出去嘛,难道你就站在这里看我们脱衣服擦身子吗!”

郝男的脸一下子红了,他有点口吃的:

“……你,咳!原来你们要……你们怎么不早一点说清楚吗!”

郝男红着脸跑了出去,郝男刚一跑出房门,梁敏又在屋里叫道:

“你可不能跑远了。还有,没有叫你你可不能进来。”

梁敏她走到门口关上门,她们各自取出了洗漱用具,接着又脱去了衣服,用热水擦洗着她们的身子和下身。

周艳艳和梁敏擦完了身体以后,又用这些热水烫了烫脚,使她们不但消除了一天的疲劳,而且还确实让她们曖和很多。

“当当当”郝男在外边敲着门:

“你们洗完了没有,我可是要进来了。”

梁敏看了一眼周艳艳,见她也已经洗完了:

“现在可以让他进来了吗?”

周艳艳边穿着袜子边说:

“也难为他了,让他赶紧进来吧。”

梁敏对外边喊了一声:

“郝男,你可以进来啦!”

梁敏的话音一落,郝男就推门进来了。郝男进屋后就跺脚哈手地:

“你们的热水够不够,要是还要的话我再去给你们提一些来。”

周艳艳看郝男冷的那个样子,差一点让她笑了起来。她见梁敏也早洗完了,就对郝男说:“我们都不用了,你要去打水就帮我们把水桶里的脏水倒了。”

郝男没有说什么,他提着两个水桶就出去了。他把脏水倒了以后,又打了一些热水回来,他自己也洗了脸烫了烫脚,然后就准备睡觉。

周艳艳和梁敏打开了紧靠右边的两个铺位,郝男打开了靠边左边的那个铺位,中间还剩下的那个空铺,自然就成了一条分介线。

周艳艳脱去外边的军大衣准备睡下,一股寒气龚来,不由的使她打了个寒颤她问梁敏:

“我们两个打通铺怎么样?”

“我们两个打通铺?”梁敏看了一下她和周艳艳的两个铺,便应了一声,“那我们就打通铺吧,这样也可能暖和些。”

梁敏又看了看中间铺位上的被子,她问郝男:

“郝男,你用不用这床被子,你要不用我可要一起抱过来了。”

“我不用,我不怕冷,我们老家可比这里冷多了。”

梁敏把中间铺位上的被子抱过来,铺在她们铺位下边,又把中间铺上的床单拿过来铺上,然后她就把她和周艳艳的两床被子都盖在一起,她们俩就钻进了盖着两床被子的被窝里。

由于金顶上的夜晚实在太冷,再加上又是男女同室,周艳艳和梁敏就没有脱去衣服,她们两个都是和衣而睡,因此她们都感到越睡越冷。

郝男见两位女同学都是穿着衣服睡觉,他自己也没有敢脱衣服。也和两个女同学一样,只是脱去了外边的军大衣盖在被子上,也穿着衣服睡下了。

郝男睡下以后见电灯还在亮着,他便起来走到门口,去拉开关关灯。就在郝男要关电灯的瞬间,梁敏一下子撑起来有点惊恐的:

“你要干什么!”

郝男看着有点不安的梁敏:

“……这灯不关吗?”

周艳艳也坐了起来,她用手理了一下梁敏的头发:

“怎么啦?”

梁敏不好意思的搂着周艳艳耳语道:

“我怕他关了电灯往我们被窝里钻!”

周艳艳也低声笑着说:

“原来你怕的是这个?”

周艳艳说罢,两个人便在那里哧哧的笑了起来。

郝男见她们两个只顾在那里说笑,没有让他关灯的意思,他就又回到自己的铺上,钻进了他的被窝里。

周艳艳和梁敏又躺进她们被窝里以后,梁敏又和周艳艳耳语道:

“你今天晚上叫他和我们住在一起,你是不是早就有其它想法?”

“你说呐”

“我看你有点。”

周艳艳把手申进梁敏的衣服里扭了一下:

“难道你真的不想有一个男人在你的被窝里抱抱你?”

梁敏也用手捅了下周艳艳悄声说:

“我看你才想!:

周艳艳条件反射的侧了一下身子,一股寒流从她的被子边钻进了她们的被窝里,不由的又让她冷的抖了一下:

“今天晚上真是太冷了。”

由于周艳艳的声音有点大,她说冷的声音也让郝男听到了,郝男就接了一句:

“你们两个盖三床被子还叫冷啊!”

“就是有点冷嘛。现在我们的被窝里一点热气都没有”梁敏也回了郝男一句。

“郝男,你是北方人,你知不知道睡觉的时候,怎么样才能暖和些。”

周艳艳问完,郝男回答道:

“办法当然有。”

梁敏抢先又问了一句:

“什么办法?”

“可这办法我有点不好说。”

周艳艳有点着急地:

“什么办法还让你不好说,你先说来听听,到底是什么办法?”

“这可是你们让我说的,我说出来你们可不要生气。”

梁敏有点不耐烦的:

“有什么办法你说出来嘛,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生气!”

郝男仍然有点不好意思地:

“……那你们都把衣服脱光了,你们自然会暖和的。”

“什么!”梁敏语出又止,接着她和周艳艳悄声的笑了起来,而且笑的声音还越来越大。

郝男见她们在笑自己,他便认真的又说:

“我说的是真的。由于我们北方的气候特别冷,所以北方人冬天睡觉的时候,都是脱光了衣服睡的。特别是在农村,屋里又没有暖气,也只有脱光了衣服睡觉才会暖和些。”

室内一下静了下来。室外风吹冷杉的涛声阵阵传来,让人更加感到冷气袭人。

梁敏悄声问周艳艳:

“他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

“他说的不无道理。反正脱了衣服要比穿着衣服舒服些。”

“可我长这么大,我还从来没有脱光过衣服睡觉的。我平时只是不戴乳罩,但身上总还是要穿点什么。”

周艳艳侧着身子对梁敏小声说:

“干脆我们试试!”

梁敏下意识的有点怕:

“我可是有点怕。”

“你怕什么?你怕他会过来钻进你的被窝里!”

“那他要是真的过来了你不怕,你会高兴!”

周艳艳没有正面回答,她用劲挺了挺身子,她叫了声郝男:

“郝男,你起来把灯关了。”

“你们不怕了?”郝男边起来边说。他两步跨到门口拉熄了电灯,返身又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。

郝男拉熄了电灯以后,周艳艳翻身坐了起来并拉起了梁敏,两个人迅速脱光了身上的衣服。两条赤祼的女人身体,同时又钻回了被窝里。并紧紧的抱在一起用她们的体温,驱赶着体内的寒气。

由于她们长期以来都是单身独宿,都没有被另外的肉体接触过,现在她们为了抵抗寒冷,两条赤祼的肉体搂在一起。虽然她们都感到有点怪怪的,但她们确实感到越来越暖和多了。

周艳艳她没有脱去乳罩,让梁敏感到有些不舒服,梁敏用手打开周艳艳乳罩胸带的背扣:

“你把这玩艺脱了,你这样带着就不觉得难受?”

周艳艳没有说话,她松开抱着梁敏的双手,脱去了她的乳罩,两个人又重新抱在了一起。

周艳艳过去从来没有过不戴乳罩睡觉的习惯,更没有让她的丰满乳峰被人触及过。现在她的酥胸贴在梁敏的怀里,让她有一种痒痒的,但又非常舒服的感觉。

“艳姐……”周艳艳比梁敏大几个月,因此有时候梁敏叫周艳艳就喊艳姐,“你晚上睡觉的时候,想过男人没有。”

“……那你想过没有?”

“我天天晚上都想。特别是上次看到张静和她男朋友作爱的情景。看她们当时那种快活劲,快感都让他们变的什么都不顾了。他们当着大家的面,好象天底下只有他们两个人似的。如果哪一天也有个男人抱住我,我一定要好好享受享受,尝一尝人间最美好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味。”

周艳艳听梁敏细细的耳语着,不由的也有一种渴求感。她动了一下身体,把她的一条腿插在梁敏的两腿之间,让梁敏的一条腿也紧挨着自己的裆部,她只是动了几下,一股快感流陡然袭上了她的心头。

也就是周艳艳的那几下身动,她的那条腿也触及到了梁敏的下部,让梁敏也一下夹紧了两腿,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抱的更紧了。

“……咱们让郝男过来怎么样”周艳艳的全身有些发热,心跳也越来越快。

梁敏迟疑了一下:

“他会过来吗?”

“我们叫他过来作爱,他可是求之不得。”

“那你就叫他过来吧。”

周艳艳哧哧的笑着:

“你现在不怕他啦?”

“我现在就想让他过来。他过来了你就先和他作爱,然后我再和他在一起。”

周艳艳亲了一下梁敏:

“那我就和他走前头,然后再让他高质的伺候你。”

周艳艳说罢,她在梁敏的屁股上扭了下,梁敏全身一紧,身子随后下移,她两手抓住周艳艳的乳峰,用嘴吸吮着周艳艳的乳头,让周艳艳差一点叫出声来。

周艳艳也下钻进被窝里,她双手搓揉着梁敏的酥胸让梁敏咯咯咯的笑个不停。

梁敏抱紧周艳艳笑着小声说:

“你让不让他过来,你要不快一点叫他过来,那我可要跑过去了。”

周艳艳这时不笑了,她两手抚摸着梁敏的乳头:

“那我马上叫他过来,他过来了我先你后,我让他多陪你一些时间。”

“……郝男你睡了没有?”周艳艳的声音有些异样。

“今天晚上太冷了,现在还有点睡不着。”

“那你脱衣服了没有?”周艳艳又问了一句。

“没有,我没有脱衣服。”

“那你过来。我们有点冷你过来和我们一起睡。”周艳艳说话的声音几乎有点发抖。

郝男以为他听错了,他又反问了一句:

“你们叫我过去和你们一起睡?”

“不是让你和我们一起睡,叫你过来干什么!”梁敏接了一句。

第五回:

两女一男都疯狂

床上个个都争强

郝男这时候明白了,原来是两个美女叫他过去,是叫他过去和她们一起睡觉。虽然他感到这件事有些突然,也觉得有点不好,但她们都不是小孩子了,何况这是她们叫他过去的。就是今后一旦有什么事情,大家也都会说清的。

郝男想清楚了以后,他就抱着被子,来到周艳艳和梁敏她们的铺前,他把被子盖在周艳艳她们被子的上边,他一掀被角刚想往周艳艳她们的被窝里钻,周艳艳抬手摸到了郝男还穿着衣服,便使劲的在他腿上扭了一把:

“你不把衣服脱了怎么进来!”

郝男开始愣了一下,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脱去了衣服,撩开被边一下子钻进了周艳艳她们的被窝里。

周艳艳和梁敏,当她们的身体一触到郝男赤祼肌体的时候,她们都不由自主的扑了过去,都争着把郝男抱在自己的怀里。

男女肉体的接触,使三个人的欲火一下子烧了起来。由于他们都是第一次和异性肉体接触,使他们性欲的渴求感更加强烈。

郝男用两只有力的坚臂抱着赤祼的周艳艳和梁敏,两个女人光滑柔软富有弹性的肌肤,让他感到一种肉欲的美妙和快乐。他两手抚摸着两个女人的乳峰,大口大口的亲吻着两个发狂女人的热唇。他身下那个能让女人们着魔的快乐物,早已挺挺勃起,疯狂的在两个女人的裆里,寻觅着属于它的猎物。

周艳艳和梁敏,性欲已经让她们忘了原先约定谁先谁后的顺序,都拼命的用她们的性物挑斗着那个可爱的宠物。

突然,梁敏全身一怔,一声低沉的欢叫,两腿拼命的钩住郝男的两腿,她随着郝男身体的起伏,快感迅即通达她的全身。让她慢慢的失去了自我……

周艳艳见梁敏先她吃到圣果,炽热的欲火让她无法忍耐。她用尽全身的力气,把梁敏挤开,让郝男的那个宝贝进入到她的体内。她也跟着郝男身体的抽动,发出了快乐的欢叫……

被两个女人紧紧抱着的郝男,用他那个能使女人们着魔的爱物,让两个女人交替着得到了快乐。也就在他和周艳艳作爱的快感达到顶峰的时候,他让周艳艳第一次尝到了和男人作爱是多么美妙。他还让一个女人第一次明白了,女人到什么样的份上,才能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女人,一个女人一辈子最离不开的又是什么!

也就在郝男和周艳艳翻云覆雨的时候,被周艳艳抢走了快乐的梁敏,她又扑在郝男的背上,用她的下身在郝男的臀部上摩擦着,用肉体作用带来的快感,施放着她体内的欲火……

梁敏虽然还没有和郝男作爱达到高潮,但她还是第一次尝到了作爱的快乐。特别是当她和郝男的身体重叠在一起的时候,给她带来的那种美好和快感,是任何东西都代替不了的。

梁敏这个时候也有点累了,但她毕竟还没有和郝男作爱达到高潮,男女作爱高潮时给双方带来的那种美妙享受,作为梁敏来说她还没有得到。也就是她最后的这点遗憾,才是她的心里不能平静,老让她有点心欠欠的。也正因为她的心里老有这么一个心情劲,她虽然也知道郝男和周艳艳也很累了,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她在郝男的背上,来回慢慢的移动着她的上体,用她的乳峰摩擦着郝男的后背。

梁敏又用一只手,从郝男的背后伸进他的裆里,去寻找那个让她着魔的宠物。由于她的手指触到了周艳艳的快乐岛上,让已经没有了力气的周艳艳,忍不住哧哧的笑了起来。

稍稍恢复了一些力气的周艳艳,她推了推欲有睡意的郝男:

“你快去抱抱梁敏吧,你要再不抱她,她可要发疯了。”

郝男他亲了一下周艳艳,翻身又把梁敏抱在怀里。由于他们在前边已经有过破身之快,因此当他们又一次抱在一起的时候,他们的情感,又被带到了一个很高的起点上!

郝男又开始和梁敏热吻……

也可能是郝男他已经经受过了感情冲击波的洗礼,他现在不但懂得了女人们的吻,而且他还更懂得了女人吻他时的那颗心!

郝男的热吻又开始让梁敏兴奋起来,梁敏不但用她的吻回敬着已经开始兴奋的郝男,而且她还用两手,在郝男的裆里,玩弄着那个可爱的魔物!

郝男梁敏贪梦般的亲吻和抚摸,把他们的欲望又一次推向了情感的高潮,让他们两个人抱的更紧了。已经让肉欲的情火烧的有点发狂的郝男,他捧起梁敏颠狂的屁股,将他挺起的情种又插进梁敏的体内,并在他身体的作用下,让梁敏又一次快乐的欢叫着。

梁敏有节奏的呓声……

郝男加快呼吸的气息……

梁敏一声深沉的长哼,让她得到了性爱快感的最大满足!

梁敏她这一次真的累了,她和比她更累的郝男都瘫在那里,让他们仍然还连在一起的身体,吸纳着对方的精气。

睡意又开始走来了。睡意拉着他们一起,走进了梦的世界里……

周艳艳见梁敏和郝男在那里那里甜甜的入睡了,她自己也一侧身体,又将她的一条腿搭在郝男的身上,用双臂拢着郝男和梁敏,和他们一起,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。

夜越来越静了,峨眉山主峰在阵阵涛声的陪伴下,慢慢的走向黎明……

梁敏从睡梦中醒来,她刚想移动一下身体,她感到身体仍然还被郝男压在身下。梁敏用力把她的身体从郝男的身下抽出来,酸痛的身躯差一点让她叫了起来。

梁敏从郝男身下出来以后,一种可怕的恐惧感袭上了她的心头。她已经意识到,今天晚上的不规行为,已让她告别了女人们都非常留恋的姑娘名份,进入到人生的另一个阶段,跨进了女人的行列之中。那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?还是后来她才知道,他们会发生这种事情并不奇怪,这是人类成长中的一种自然现象。

梁敏用力推了几下周艳艳。仍然拥依在郝男身上的周艳艳,她似醒非醒的嚷嚷着:

“……你干嘛吗?人家正好睡你又烦人。”

“你快过来”梁敏轻声地,“你过来我有话要问你。”

周艳艳这时也全醒了。她很不情愿的从还在熟睡的郝男身上来到梁敏一边,又和梁敏抱在一起:

“你现在是不是有点害怕啦?如果你现在后悔了,那可是什么都晚了。姑娘和女人之间的介线,就是男女之间发生性行为。一个姑娘她一旦和男人作了爱,她就变成了一个女人。也就以为着从现在开始,性爱生活将伴随着她的一生。”

“可我们并没有和他相爱,也没有准备和他相伴一生。要是今晚的失贞,让我们的肚子都大起来怎么办?”

“那我们一起把孩子生出来,我们还可以比一比,看那个生的孩子更漂亮!”周艳艳说罢,她便小声的笑了起来。

梁敏顺手扭了一下周艳艳的屁股:

“人家是给你说正经事你又打浑。我是说不怕一万单怕万一。我们再有几个月就要分配了,如果学校里知道我们这样乱伦,这样放肆决不会饶恕我们的。而且我们也不能挺着个大肚子,到新的单位去报到吧。”

“也说实在的,作为一个女人,在她怀上自己第一个孩子的时候,她应该是最幸福的女人。假如她不能把孩子生下来,那将是一件最大的憾事。可女人这个群体,在人世间又是一个最弱的组群。她们为了生存,为了以后漫长的路要走,她们又不得不舍弃很多东西。如果你我今晚的不规行为,真的让我们的肚子大了,那我们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把孩子打掉。”

“那我们就没有其它的办法可想啦?”

“其它的办法不是没有,比如你可以从明天起,开始和他恋爱,成为他的恋人。一旦你要有了孩子,就宣布和他结婚。但你的内心里是不是真的爱他,他会不会也真的爱你,特别是今夜之欢让你变成了女人,他又会怎么看呐?假若他接受了你这个现实,但将来他会和你相守始终吗?因此,我现在要给你说的就是,你不要去想那么多,我们今晚能够享受到一个女人最大的快乐也就够了。”

“可这小子也真有缘福,一个晚上他得到了两个姑娘的心欢!”

“你说错了,是两个女人得到了一个会作爱的男人。天亮前你要不要再和他来一次?”

“那你呐?”梁敏用舌尖扫了一下周艳艳的肩头,“我知道你一定还想和他再来一次。”

梁敏舌尖上的搔动,让周艳艳差一点笑了起来。她也用舌尖搔着梁敏的乳头:

“我现在是在问你!他今晚要是和我少了两次,我就抱着他不起来。”

梁敏躲开了周艳艳的搔扰:

“那你不是想要他的命啊,他一个男人一晚那能作那么多次爱呀。”

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一个男人一个晚上一般可以作三次爱,当然有时候也可以超出一次,我说的不是天天这样。刚才你我各一次,他最低还可以再来一到两次,所以下一次开始他应该先和我在一起。”

“说来也真有点怪。”梁敏动了一下身子,她把周艳艳搂的更紧了,“在没有挨到他身子之前,还有点廷害怕的,可是一让他抱住了,全身一下子都酥了,只要他的那个宝贝一插进你的体内抽动几下,就象有一种强大的魔力似的,他一下能把你变成一个快乐虫,让你实在是妙不可言。”

周艳艳开始又有点睡意了,可是她又好象感受到了一点什么,

她问梁敏:

“我怎么发现你有点不对劲,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他了,我可是告诉你,从今天开始,他可是属于我们两个的,就是今后你已经嫁给他了,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时候,你也得让着我点。要不,我就把他的心偷走!”

“如果我真的嫁给他了,那他就属于我的了,他的爱也只能属于我。不过看在今晚的份上,在我高兴的时候,也可以把他让给你。但是,你只能得到他的身,你可不能收下他的心。因为他的那颗心,永远都是我的。”

“好了,不要再说了。”周艳艳移动了一下身体:“等一会我们谁先来?”

“当然应该是我了。昨晚你就占了先,轮也该轮到我了。”

谁说昨晚我抡先了,昨晚开始可是你先得到他的。”

“昨晚虽然我先得到了他,可是后来又让你抡去了,而且他那处男的圣果还是你先吃到的。”

两个婧女的私语,三条赤祼肉体的触及,让两个第一次得到男人情爱的痴女淫瘾骚动。她们的热血又开始了加快流动……

“等一会我们把他推醒了,他先抱住哪个那个就走前头怎么样?”梁敏建议道。

“那他把我们两个都抱住了怎么办?”

“那就全由他。他愿把快乐送给谁,谁就走前头,反正我也争不过你。不过,好东西你可不能全吃光了,你也给我留一点。”梁敏说罢,两个人又哧哧的笑了起来。

“艳姐,你这几年很少和哪个男同学认真的亲近过,可今晚你象变了一人似的,比那些平常爱卖俏的女同学们还厉害。”

周艳艳叹了一口气:

“我的家景不太好,全家人为了供我读书他们付出了很多,我应该好好学习才对待起他们的。再说今后为了生存,为应付不同生存环境据有的应变本领,我们也应该把学习放在第一位。只有打好了学习基础、学到知识,我们进入社会才有应变能力,才不会被社会所抛弃。其实,我也很希望有一个男朋友。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大,对于异性的渴望我就特别强烈。有时真想有一个男人抱抱我。可是为了学习,我只�

THE END

相关词语:

.酬劝

.化像

.撑场面

.胡说乱道

.博傻游戏

.幻境

.孤闷

.定王台

.触迕

.出卖

.东盟博览会

.焦没

.诞慢

.脚管

.洪干

.大手大脚